使命在肩

AI讀新聞 2019-11-15 16:57 來源:昭通新聞網




2019年4月,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后,我來到松林村。對松林村的最初感觀用兩個詞語可以敘述:荒涼、狗多。



最先見到的是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一個高大、挺直的漢子。慢慢地,認識了駐扎在村上的3支隊伍23個人,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特點,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長處和短處,但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為了松林村群眾脫貧出列。

時光穿梭,我見證了松林村的盛夏和秋季。在這兒,我享受了一個很美的夏天。每天早晨7時左右,漫步在青翠欲滴的草原上,呼吸著一塵不染的空氣,感受著山野、樹木、花兒的純凈,運氣好的話,可以追逐著陽光奔跑!有時候還會有一兩只狗兒陪著我走。在路上,還能享受到一個小小的殊榮,迎面而來的小學生們會親切地叫一聲:老師好!只因為我陪他們度過一個快樂的六一兒童節。

我還經歷了松林村的秋天,蕎麥收獲的季節,一大片一大片的蕎麥金黃金黃的,微風輕輕一吹,負重的蕎禾一整株都在晃動,傳來一片沙沙的聲音。收割蕎麥一般會在下午或夜晚,那時候陽光不直曬,蕎籽不容易掉落。每每黃昏時分走出去,地里面都會很熱鬧,一大家子老老少少全部聚集在地里,用流水線作業的方式勞作,有的人割、有的人打、有的人揚、有的人裝。人少的人家就先收割再打,等程序結束后裝袋,已是夜深人靜了。




我觀察過幾家人收獲蕎麥的過程,最有藝術感的是用木棒把蕎子從蕎稈上打下來這個環節,兩個人面對面,各自手握一根舊時洗衣用的棒槌那般長短粗細的木棒,用很快的頻率錘打著蕎稈,右手握棒,左手和雙腳幫助錘打著的蕎稈翻滾,以便每個角落的蕎籽都能夠掉落下來。整個動作很流暢、很優美,手上像蝴蝶飛舞,身姿像是在舞蹈。看得陶醉。最有成就感的應該是揚灰這個環節,主人家站在一大堆蕎麥中間,用專用的篩子滿滿地撮上一撮,迎風而立,左右一擺,飽滿的蕎籽直直地掉落到鋪好的塑料布上,灰塵和蕎草則隨風飄走,完全被隔離開來。小孩子們用地里的蕎草來燒洋芋吃,陣陣輕煙飄蕩起來,不大會兒洋芋的香味也隨之傳來,生活氣息十分濃郁。在落日余暉中,滿載蕎麥的拖拉機“突突”響了起來,拉著一家子的希望,伴著全家人的笑聲,披著一身金黃向家中駛去。

最有意思的還是活躍在松林村土地上的這23名干部。3支隊伍23人,很融洽地融合在一起工作。現在,分為了拆危拆舊組、真搬真住組、材料業務組3個小組,各司其職。每天早上和午餐后,就會聽到各組人員在院子里面吆喝:“拆危組的,走了;真搬真住組的,走了……”在完成自己的工作后,大家會主動參與到其他工作組去分擔任務。

松林村的初冬很是寒冷,特別是早上和傍晚。拆危組的同志們一大早就出發,一整天一整天地陪伴著挖掘機。他們分別站在挖掘機的周圍,避免群眾進到工作區域撿拾拆落下來的木頭而造成危險。他們會細心地吩咐開挖掘機的小伙子,把拆下來的木頭等可用的東西扒拉到一旁,待拆除完畢后,再讓農戶去撿拾。由于松林村多數年輕人都外出務工了,在家中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拆危組的小伙子們二話不說,直接幫助老人們把拆落下來的東西搬運出來堆放好。我們的拆危組走到哪兒,群眾的感激就到哪兒。




記得第一天拆除危房,我隨著拆危組的同去。第一家拆除戶只有兩個老人在家,不用老人說話,大伙兒七手八腳地把他家的木頭全部抬出來堆放好才離去。拆了幾家后,一位老人過來拉著我的手說:“太感謝你們了,哪年就想拆房子的,年輕人些不在家,家中就老兩個,簡直不敢拆,現在終于拆了,新房子也敞亮多了。木頭也幫著堆放好了,拆下來的土也整理得很平整,滿意得不得了。”老人硬是要做飯給大家吃,好說歹說才罷休。晚上10時,一位農戶提著才煎好的蕎餅來,硬要我們吃,說是大家累了、餓了,吃點農家的東西墊墊肚子。我沾著拆危組同志們的光,吃了一頓香噴噴的原生態食物。

真搬真住組的同志們也不甘落后,每天穿梭于各村民小組農戶家中。人的習慣是最難改變的,群眾說,他們習慣了以前的生活環境,覺得很舒適,搬到新房子里面又生不了火,沒有老房子溫暖和方便。越到后面不搬的,越是難啃的“硬骨頭”,真搬真住組的同志們想方設法做工作。因為家庭困難買不上家具或者入住質量有問題的,就幫助想辦法協調資金解決一些;買來的家具不會安裝的,組織人員上門幫助安裝;搬家有問題的,大伙兒一起上門幫助搬東西;思想不通的,一次又一次上門拉家常。幾十戶未搬新家的人家,硬是一家一家地跑,一次一次地跑,幫助群眾解決了實際困難讓他們搬進了新房。

村民陳文軍一個人生活,自理能力較差,家中不但沒有多少家具,環境衛生也成問題。駐村扶貧工作隊通過爭取單位職工幫助,大家紛紛伸出援手,幫他購買了衣柜、床、桌椅、沙發等家具,他卻不會安裝擺放。真搬真住組的小伙子們一不做二不休,挽起袖子,直接幫他收拾起屋子來,家中不要的東西直接扔出去,打掃干凈后又把新家具安裝擺放好,還請來電工把他把家中的電線重排。坐在干凈整齊的屋子里,陳文軍高興得不得了。

    陳關蓮家家庭負擔重,老人身體不好,兒媳眼睛看不見,兒子是個懶漢,還有4個嗷嗷待哺的孫子。3支隊伍的同志們通過多方籌措資金,幫他們家把房屋修建好了,但是要搬去住真的是家徒四壁。大伙兒組織正在村上學習培訓電工的學員去幫助他家安裝室內電線電燈,協調資金幫助購買了床、桌凳和其他一些基本生活用具,全家人喜氣洋洋地搬入了新家。這樣的事情真搬真住組可不止做了一件兩件。群眾也都樂呵呵地搬進了新家。現在,真搬真住工作接近尾聲,他們又自我加壓,看到有的群眾家中還沒有粉刷的,就一家一戶去做工作,或者上手幫助粉刷。

材料組也不輕松。每天需要報送的表冊很多,來得最早的是材料組的,走得最晚的也是材料組的。組長直接“操刀”,做給姑娘小伙子們看,材料應該怎么做,表格應當怎么填。再配上兩個業務能力強的人,人員搭配好,材料組也運行得好了。前不久,迎來了我進駐松林村以來的第一個考核,事情緊急,其他基礎性工作我們村有計劃地早就做著走了,一切都在有序進行。但是檔案材料是弱項,我們計劃先抓外面的硬件建設,然后再集中精力攻克檔案。接到任務,材料組的姑娘小伙們就忙活開來,整理村檔案的、寫報告材料的、填寫表格的,加班加點,終于基本準備完畢。

有一個人,在全村脫貧攻堅工作的運行中起著重要作用,是整個機構運行的指揮棒。他就是鎮上派到松林村的包村干部——鎮武裝部部長李仕軍。他是個好脾氣的人,大度、思路清晰、有號召力。每天、每周的工作都要他安排下去,村上的很多工作都要他來決策,大伙兒信他。村上存在什么困難他就到鎮上協調。能做大事,也可做小事,哪個組的工作缺少人手,他就頂上;哪兒需要攻堅克難,只要各組組長講一聲,他就會出現在現場;甚至做飯缺少人手,他都會系上圍裙幫忙。

現在,市紀委監委駐村工作隊、鎮上的包村工作組和村“三委”的全體人員,3支隊伍23人一起分工,每支隊伍都分別分配到各工作組,根據工作需要搭配力量,工作中有分有合。大伙兒人心齊、泰山移,活兒按照預期推進。通過上次檢驗,松林村在全鎮檢查工作中拿了個第一,勁頭更足了。




看著這幫活躍在松林村土地上的人,我常常感到心疼。駐村扶貧工作隊4人,隊長杜志明駐村3年了,下村時小兒子僅有1歲多,兩個兒子丟給妻子一人帶著;鄧飛騰的二孩剛剛出生,不得已請來老人幫忙照料;余江超、莫云凱新婚燕爾。他們作為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常常一駐20余天不能回家,不要說與家人的溫存是一種奢望,甚至連洗澡都成了奢侈的享受。鎮上包村工作組7人,加上兩名一線掛聯人員,一共9人,有的家在昭通城里、有的家在永善縣城、有的在鎮上,也是來自四面八方。他們不但要做好村上的工作,本職工作也不能耽擱,經常加班加點才能完成工作。村“三委”加上扶貧志愿者10人,領著微薄的工資,做著繁重的工作,雖然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但是也踐行著自己的諾言,履行著自己的職責,發揮著主人翁精神,竭盡全力地建設著自己的家鄉。是什么在支撐著這幫人前行的步伐,是什么精神在引領著他們為全村人奉獻?不就是因為肩上那份責任感嗎?不就是因為心中永存的使命和擔當嗎?

期待著松林村這片我們大家愛得深沉的土地如期脫貧出列。


(作者:劉靜宇)




審核:殷國慶   責任編輯:崔鵬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審核:殷國慶 責任編輯:崔鵬
標簽 >> 文學 
    中国福利彩票老快3开奖结果